首页  »  淫色人妻  »  【用惯了大的】【作者:海浪66】【完】

【用惯了大的】【作者:海浪66】【完】

添加:2017-12-15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用惯了大的】【作者:海浪66】【完】

每次和他的时候我都没什么感觉,就像是完成工作一样;而他也像是明白的我想法一样,每次都是那么几下子就出来了,短短的一两分钟就了事。和他结婚都快五年了,虽然孩子都三岁多了,可我从来没有过那种感觉。

   嫁给他并不是我的本意,只是自从张辉离开后我以没有了激情。我和张辉是大学同学,在刚入学的那年,我们操场上军训。我是们班的班长,而张辉是另一个班的班长,通常教官没到之前,都是由班长代练,张辉很狡猾,美次都找到那个全场唯一阴凉地,并不练操,坐在那休息,他说那不叫休息,叫心练,就是人不用动,每个人都在心里面把出操的动作仔细的着摸几遍,然后在认真练几遍就行了,弄得我们其它的十几个班的是羡慕嫉妒加恨啊,说也其怪,虽然只要他教官不在的时候他就用这个方式练,但是每次大家在一起比的时候,他们班都能拿第一。那天实在是太热了,我把我们班的学员带他们坐起的那个场边上,多少也粘一点阴凉吧,张辉很配合,叫他们班往里让了让,于是我们班就全都在阳凉地了,因为他们是坐起的,虽然成队列状,但他们不动,所以占地少。我们那个感激啊。我正高兴呢,可他走过来那着我,从我身上从扫到下,然后就停在了我的胸脯上,有那么十几秒,看得我浑身不自在,张辉什么都没有说,然后我就开始练操了,「一一二一一一一二一」他在学我喊操,他们班就在那哈哈大笑。太放肆了,我忍、再忍,谁让我们这会还占着他们的地呢。就在这当口,我们的教官出现了,下令把我们带出了阴凉地,又要晒太阳了,其实不是其实班没他们早,占不到那块阴凉地,而是教官不准我们去那里,奇怪的是他是怎么说动他们的教官的,每次都让他去里坐着也不说他,但只要他们教官一来也会把他们的人都带到太阳底下来晒。我们的教官把我们带出后去找到他,罚他站军姿,「立正」教官的一声令下,他还真得直挺挺的,像那么回事,随后我们教官转身向我们班走来,他也转身就走了,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就走了,对,是走了,而不是回到他们班的队武里。等他走了后他们班的学生是哈哈大笑,我们的教官转身后就没有看到了,也没有什么办法,只是把情况给他们的教官说了。这一天都没有看到他,只在中午的时候看到去了图书馆。心想明天你该倒霉了吧,第二天教官都来得早,所有的人都到齐了后,两个教官都看着他,他没有入队列,这会我才想他好像经常都不在队列里,不是在喊操就是人不见了。只见张辉一点不惊慌,而是笑咪咪的来到我们和教官面前,说了对不起,然后就看向我,用手捂着嘴,看得出张辉很想笑,却不敢笑出来。我们班官对他这种表现什么都没有说,他在那里站了有两分钟,也不等我们教官开口说话,他就转身走向他们的教官,好像是说要去准备什么东西,就走了。怎么会就没有惩罚了。

   军训结束了,一天在图书馆外面碰见他,当时他就一个人,好像他一直都是一个人,我们有五个女生一起,拦住了他,他眨眨眼睛,笑咪咪的看着我,「有什么事吗」。我没有生气,只是好奇军训的事情,怎么他能那样做而不受惩罚,「我们班就我一个班长,没有班委会成员,所以我要做很多事情,经常不去练操,第一天就给教给说过了,所以他对我不管得太严,再说我们班的同学都能好好的练,每次都能拿第一。所以就所以咯,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让班的学生晚上的时候在寝室慢慢的练过。所以我们能比第一」。「啊,原来这么回事,你们是在寝室练的操」,他走了,临走时给了我一个飞吻,吻得心里一荡,长得虽然不帅,不过很历害的,一个人的班委会,后来也证实了,不光他是一个人的班委会,而且他们几乎什么评比都在全校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事情出在第二学期的期未,从第二学期开始他就以经不是班长了,他们班有了班委会,但是班委会成员里没有他,他成了闲人一个,不过他很关心人,还经常去关心班里的女同学,我们学校的寝室男女是分开的,各在一栋楼,不算远,但是门口的守门阿姨管的很紧。男生是基本上不去了,也不知他是怎么搞定这个阿姨的,他每次都能上去,就连晚上阿姨也让他上去。那天中午我们几个去操场走了看男生打球,很热就回来了,因为天气实在是太热,进了寝室楼大门转了个弯我们把外衣脱了,只穿一件内衣往我们的寝室走去,我们住在五楼,因为我们的楼梯是在楼的中间,外面是看不到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是这样就上去了,那天我穿的是一件红雷丝花边内衣,苗条的身材一揽无余,雪白的乳房高高耸着,随着走路的步伐上下跳动着,我们都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个男生从楼上走下来,刚转个弯就看张辉从上面下来,那么近,穿衣服也来不及了,好不尴尬,我们强着镇定走上去,装着没有看见他的样子。然而就在我们紧张的时候,他也装着什么也没有看见,直接就从我身边走了下去。我们几个都长长的吐了口气。其实我们都晓得他什么都看见了。

   第二天不巧在操场碰到,我那几个好妹都在后面还没有跟上来,而他则是一惯的独来独往。她冲我笑笑,走过身边的时候轻轻说了声,「昨天很好看啊」,我的脸瞬间红了,呆了有那么两秒钟,而张辉则这两秒钟的时间跑开了,也至我拿着手上的书匝过去都没有匝到他。姐妹正好敢上来看到了我拿书匝他那一幕。

   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大家哈哈的笑了起来。张辉走在远处回过头来冲我们坏坏笑了笑,笑得我又想去匝他。

   就在那个星期天,姐妹都回家去了,乘下我一个人,我不是个喜欢看书的人,没事就爱在操场上闲逛,看看那些校草。在操场的一角有一个缺口,学生可以从那里爬到后面的山林里去,那里一向都是学生们谈情的好地方,我在操场的边上看到了他,他还是一个人,拿着本书,也在树林的边上,这时他正看着我,虽然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我敢肯定他在笑,而且是那种坏坏的笑。我做了个打他的手势,他向我招了招手,叫我上去,我对他是真的有点好奇,他一个人的班委会的时候,他们班样样都排前列,现在有班委会了,他确没在,而他们班的成绩可以说是一落千丈,每次都是倒数一二名了,但却好像根本不关心的样子。而他的成绩也并不好,但他喜欢看书,为什么会成绩却不好呢。我来到张辉面前,看见他手里拿一本市场营销的书在看,我记得他们班是计算机班,怎么看起市场营销来了,我很是好奇。我走上去就在他的背上用书匝了一下,他好奇的看着我,还是那种坏坏的笑,「你匝我做什么呢」张辉说:我真不知该怎么说,于是我就勉强的说:「你就是该打」。「你打我总得给我一个打我的理由把」张辉一边说着,一边把书放在了旁边的石头上。我看准机会一下子就坐在他的书上,正直六月份,天天炎热,我穿一条低腰牛仔裤,一双蓝色的运动鞋,一件米色短袖衬衣。

   我坐下来后转过头,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坏坏的笑,「你笑什么啊」我说,张辉朝我的乳房上鲁鲁嘴,我低头一看,我的妈啊,因为衬衣较紧,高高乳房把衬衣的第二颗扣子撑开了,露出里面的白色内衣,从内衣的边上,我洁白的乳房时隐时现,我感觉他轻轻的动了一下脚。我急忙扣上,「我说你这眼睛怎么每都乱看啊」我对他吼到;他眨巴着眼睛,坏坏的说道:「每次?我又看过你几次吗?

   今天是我们第一次坐在一起耶!「。」你——「你想说那次在女生宿舍楼的事,却不知从哪说起。」怎么今天放单了呢,还有几个呢,你们不是形影不离的吗「

   张辉说道。「今天她们都回家了呗」我也说伸了个懒腰,想站却没有站起来,只是向我看了一下。我站了起来「我们去那边走走吧。」我说。「你是叫我一起去吗,」他奇怪的看着我,有点支支唔唔的。我拉了她一把「起来」,他站起来了。

   他的下体明显的顶了起来,他很窘的样子,看得好想大笑,我转了下身,背向他捂着嘴笑了起来。很明显他趋我转身的时候调整了jj的姿势,当我转过来的时候,也没有那么明显了。我突然有了想逗逗他的想法,我故意面向她弯腰系鞋带,在弯腰的时候把我衬衣的上面颗扣子带开了,于是我洁白的乳房就在他面前露出了一大片,从胸口看进去,深深的乳沟一揽无余。我轻轻的把头看向他,只见他刚才调过的jj又一次弹了起来,高高的耸着,他转过身去背向我,整理裤子,又一次把他的jj调整了下。我偷偷的捂嘴笑,站起来的时候又把上面的扣子扣上了。一边往前走,我问他「为什么你现在对你们班的事情都不过问了呢」。

   他说「不在其职,不谋其事,我以经不是班长了,所以我只管好我自已就行了,其它事自有其人去管,」「但你们班现在搞的很差啊」。「至于管的好不好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大家都因该有一个段练的机会,现在机会他们有了,他们只管发挥就行了,再说就算我说了他们也不会听」。在这一片树林里,可以说是学生们的后花园,这里什么情况的都可能会有,坐在一起看书的,打牌的,搂搂抱抱的,还有躲在草堆里激情的,张辉笑着说「我们还是不进去了吧,不然可能会打扰人家的工作,要不我带你去我的净地坐坐」。我笑着打趣道:「你有净地,你买的啊」他所说的净地就在我片树林的边上,有很高的坎,坎边长着很高的草,他带着我,拨开草,从边走下坎去。这真是一个净地,上面的草把下面挡得严实实的,一块被他整理过的石板,干干净净,下面还有很高的坎,不可能有人能从下面上来,上面要是有人来,看不到却能得清清楚楚。在说这片学生的后花园,除了学生会有谁来呢,谁又能想到这么个地方呢,他说他平时都在这里看书,一个人很清净,看累了就睡着听听虫叫的声音。他在石板上躺了下来,我就在他旁边坐下来,因为我穿的裤子的腰太低,我坐下来后后面主露出一大节,就连粉色的半透明的小内裤也露出来了,从后面看上去,白花花的屁股若隐若现,软软的小恋腰尽收眼底,他的下体又动了下,却没有弹起来,他是在强忍着吧,或者他跟本就是有什么企图,要不带我来这么个地做什么,我这么想着,这地方虽然清净,可上面人多,只要用力一喊上面的人就能听到,我也没什么好怕的。

   他又坐了起来,说「那天你们几个人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不穿服啊」,我一下子惊呆了,没想到他会问以前的那事,也不晓得该如何回答,「是不是你们没有想到会有学,哈哈哈」他坏坏的笑了。我的拳打过去,他顺势一倒,我没打着他,反而没收住,一下子爬在了他身上,他伸了伸手,好像是想把我推起来,可手动了两下也不知放到我什么地方好,又缩了回去,我看到这个样子更想笑了,为掩盖我的笑的本质,我又用力去打他胸膛,他没有反击,而是看着我,从我的脸上看下去,原来我的衬衣扣又脱开了,我想伸手去扣上,他一把把我抱住,吓得我张口结舌,就在我一楞神的时间,他吻住了我的嘴,这么熟练,明显不是第一次,而我的初吻早就在高二的时候给了我那时候的男朋友,他紧紧的抱着我,把我的身体弄到他的身体上,我迎合着他的举动,把整个身体都压在了他的身体上,乳房压着他的胸膛,下身备一个硬梆梆的东西顶住,顶得我痒痒的。他的手在我的身体上不停的移动着,从衬衣外面伸到了衬衣里面,摸着我光滑的肌肤,另一支手向我的乳房抓去,使劲的揉着,后背的手一下子解开我的内衣,原本抓乳房的手解开了我的衬衣扣,并没有把我的衣服脱下来,而直接伸到了里面,抓住我洁白的乳房,乳头在他的手掌里揉来揉去,我浑身麻麻的,心里就像有团火在慢慢的燃烧,烧得我周身发烫,内裤以经湿了一大片,他翻了个身,在翻身的时候用手抱着我的头,把我压了下面,他的那支手一直我的头下,可能是因为下面是石头,他怕碰着我的头吧,另一支手从乳房上沿肚皮向手摸去,试图伸进我的裤子里,「啊,不要」我一支手抓住他的手,一支手紧紧的握紧裤腰带,他那支手缩了回来,那书放在我的头下,把另一支手解放了出来,「你要做什么」我想翻身起来,可被他压住了,我不敢出声,生怕被上面的人听到动作,要是被同学们看到了就麻烦了,传到那个姐妹那里,还不拔我的皮啊,这种事都没让她们知道。

   他解开了他的皮带,用嘴唅着我的乳头,用力的吮吸着,这种感觉好舒服,一支手抓着我的另边乳房,时而用力的揉着,时而捏捏乳头,另一支手抓住我的手,将我的手伸进了他的裤子里,我碰到了一个硬梆帮的东西,肉肉的,一动一动的,我下意识的将手往外缩,被他紧紧的握住,示意我用握信他的棒棒,我心里痒痒的,虽然以前也有过男朋友,但最多也就是亲亲嘴,搂搂抱抱,可从来没有碰到边那棒棒,而且那棒棒好大、好长,我一支手竟然握不住,我用大母子轻轻的碰了碰棒棒的顶端,滑滑的,比下面更大一些,成关球状,上面还有一个小洞洞,这就是洒尿的地方吧,他用他的手拉着我的手,在他的棒棒上上下移动着,慢慢的开始自已动,他把手伸向我的下体,这次是隔着裤子,虽然牛仔裤比较厚,但在他用力的按压下,里面痒痒的,我开始有忍不住了,「嗯、、、、、」我叫了出来,他解开了我的裤带,把手伸了进去,隔着内裤,轻轻的揉着我的阴蒂,「啊、、、、、」

   我轻轻的叫着,另一支手伸手去抓他的手,用力的往外拉,不能让他把伸进我的体内,他还在揉我的阴蒂,好像我的力量对他而来说是太小了,于只我另一支手也用来帮忙,用力的掐他的手,他只好把手缩了回来,又抓做我的手,在他的棒棒上来回的移动着,他的呼吸越来越重,脸红了起来,拉着我的手加快了速度,过了两分钟,只见他整个身体硬了一下,面红耳赤,他力马转身背向我,身体一个激灵,抖了一下,嗖的一声音,一股体从他的下体喷出来,冲得远远的,打在草叶上,草叶带着白色的液体在风中摇曳,一只蝴蝶飞了过来,又赶紧飞开。

   一股腥味迎面冲来,我鼻子酸了一下,急忙起身扣好衣服,感觉下面湿湿的,低头一看,牛仔裤都有点湿了,我想拿纸巾擦一下,对他吼道「不对回头」,他嗯了一下,低头弄他的裤子,我急忙用纸巾擦了擦阴部。「可以了」,我说:。

   他转过身来,衣服已弄好了,我登着他,他并没有马上道欠,而是走了过来,亲了我一下,「其实我早就喜欢你了,从今天起,做我的女朋友吧」他说,我没有说话,给了他一个耳光,转身就要走,这时我才发现这个方下来容易,上去可不容易,虽然我穿的是运动鞋,可上面草太深,看不到路,并且有些草带刺,会伤着人,「把我弄上去」我再一吼到,他什么也没有说先爬了上去,把草压在一边,伸手下来把我拉了上去。加到宿舍后,我急忙把裤子换掉,拿去洗了。这之后他经常有意不无意来找我,但我一直都有几个姐妹身边,我不理他,他也不敢胡来。

   转眼就大四了,很多同学都在忙着实习和找工作,而我却没有看见他,在第二个周的是期天晚上,正巧碰到他从校外进来,我转身背向他,假装没看到他,和几个姐妹说话,他走了过来,「我能不能和你单独说几句话」他说。我和他去操场的另一边,弄得那几个姐妹一头雾水。他很直截了当,「做我的女朋友吧,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以经在外面工作了,今年可能不回学校上课,考试我才会回来」。「我们学校没有办招聘会噻,你什么时候找的工作哦」我问。张辉说:「放假的时候找的,我以经给学校领导讲过了,因为我的成绩不算好,所以我想学校不会先为我推荐工作的,所以就自已找了,我在外面租了房子,星期天去我那里吧」。我没有直接回答他,因为那一次的事,说实话我并不讨厌他,反而还有点喜欢他,那次虽然有些意外,可他并没有强行和我性交,而是选择了用手的方式。而他的独立和能干,却让我有些佩服。

   星期天我早了个忌口,没有和其它几个姐妹一起,独自一人去城市里,他租的房子,其实就是一个睡觉的地方,很小,厕所是在外面和别人公用的,房间里就放一张小床和一张旧桌子,还电磁炉和做饭用的家什。我的到来反而让他有些意外,在他看来我来了就意味我答应做的女朋友了,所以他做的很多菜来庆祝我的到来,我们喝了点酒,我平时很少喝酒,只是偶尔喝一点点,一杯酒下去后,他又开始提学校的事情,我们从军训说到宿舍的事,又说到那是在树林里,我明显是醉了,他过来把我扶到床上,九月的天气,天气很闷热,又加上酒的作用,很快我就周是汗,但一会儿就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天以经黑了下来,我下意识发现我没有装衣服,也没有装裤子,他也没在家。我起床找了一会也没有找到我的衣服,我索性倒下睡了。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他终于回来了,手里拿着我的衣服,「你刚才睡觉的时候出汗太多,衣服全湿了,所以我就帮你脱了拿去干洗了,我在那守着洗好后拿回来的,在晾一下就可以穿了。」我一下火冒,「谁让你给脱衣服了」。他来到床前,我急忙用被子捂紧身子,可太热,这一捂又要冒汗了。他说「你不热啊,我都以经看了,还怕什么」,好厚言无耻的回答。他见我不再说话,干脆就出门了,把我的衣服拿去晾在了外面。我有点委却,但又没办法,总不能光着身子去外面取衣服吧,于是我就在那想我们之间发生的那些事,想着想着竟睡着了,睡梦中好像有人在亲我,有人在摸我的身体,解开了我的内衣,用手轻对的摸着我的乳房,我的下体开始潮湿,轻轻的,有人拨下了我的内裤,我的脸红扑扑的,那个人用手轻轻在我的阴蒂上揉着,慢慢的用嘴堵住了我的嘴,我一下子就醒了,只见他光着身子,爬在我旁边,他没有停下来,继续亲着我的嘴,我反抗了一下就不再反抗了,因为这种感觉太美好了,就像上次在树林里一样,他用手撑握着我的乳房,用力的揉着,用嘴吮吸着我的乳头,一只手在我的阴蒂处轻轻的揉着,慢慢的他从乳房上沿着肚皮亲了下去,一直到阴部,用舌头舔着我粉的阴蒂,手在阴蒂两边揉着,我下面的水越来越多,「嗯―――啊――――」我不断的呻叭着,越发着他,我的下体也跟着不断的扭动,他用嘴唅着我的阴蒂,吮吸着。「啊――啊――不要――」我嘴里喊着,可并没有反抗的意思,我的身体以经不听我的使换了,配合着他的动作,不断的扭动。他爬了起来,爬上我的身体,用他的嘴吸着我的乳头,用手把我的双腿瓣开,用他的大大的阴劲在我有阴蒂上摩擦着,用龟头轻轻的刺激我的阴蒂,「啊――痛」一阵巨动传来,他的阴劲便进入了我的体内,好痛,我眼泪直往个流。「不怕啊――一哈就不痛了」他开始慢慢抽送,慢慢的,痛在消失,随着下体胀胀的,在他慢慢的抽送下,体内痒痒的,「啊――嗯―――,嗯―――啊」随着他的节奏,我不断的叫着,身体平躺着,用手捂着脸,任由他不断抽送,他见我在开始有了感觉了,加快的抽插的速度,我的下体湿湿的,水越来越多。一会儿,他又爬上来,一只手把我的大腿抬起来,抓住我的屁股,一只手搂着我的脖子,用嘴在我的脖子上用力的吸着,阴劲在不停的抽送,我的乳房紧紧的贴着他的胸堂,扭动着身体,快感从下体传来,从乳房传来,从我的脖子上传来,我就这样任由他摆弄着。

   他开始停了下来,紧紧的搂着我的腰,将舌头伸向了我的嘴里,与我的舌头缠在一起,第一次做爱,就只有舌头还能配合他了,我闭着眼睛,用手紧紧的抱住了他的后背,屁股轻轻的动了一下。他又开始抽送起来,我感觉快要呼吸不过来了,用手在他的后背上用的抓一把,把直起腰来,可能是把他抓痛了,我伸手抓向床单,紧紧的抓着,下体的水不停的往外流,好像流不干似的,越为越多,他还没有停的意思,而且抽送的动作越来越快,下体打在我的屁股上啪啪着响。

   我感觉自已快不行了,体内一股暖暖的,小腹一紧,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啊――――――」我大叫一声,小腹一松,一股液体从我体内喷谢而出,冲向他的阴劲,在我的液体的冲击下,他叫了一声「啊―――――」倒吸一口气,一股滚烫的液体谢进了我的体内,谢得打了一个激灵。再一次流了股液体出来,他爬到了我身上,一动不动,阴劲从我的体内脱了出了,随着带出来的还有一堆的液体,分不清是他的还是我的,我用力的把他推侧身过去,阴劲在他两腿间耸拉着,邹邹的,难看死了,龟头上粘满了液体。我拿出纸巾把我阴部的液体擦了擦,床单上有滩血渍,被流出来的液稀释了,我屁股上也粘上了,房间里没有东西洗,他找了件旧服盖在了一滩的液体上,伸手过来抱着,用手握我的乳房,亲了一下我的脸「没想你还是处女啊,亲爱的,今晚不回学校去了哈,」我拿过电话一看,都十一点过了,还怎么回去啊。他看着我手机上时间,高兴的笑了笑。我的乳房被他揉过后硬硬的,乳头红红的,还没有消下去,他好像没有让他消下去的意思,继续玩弄着我的乳头。我任由他在拿扭着,这种感觉的确很好,痒痒的,我还在回味着刚才的感受,阴道不由的又流出了液体,我的身体了一下。他抓过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在他的阴劲上,粘粘的,「你也不擦一下」我说:他顺手用刚才盖在床单上的旧衣服擦了一下,又把我的手放了上去,软软的,像海棉的感觉,我轻轻的扭扭,慢慢的他的阴劲大了起来,高高的挺立着,龟头红红的,张大着嘴,他又贴紧了我,伸手摸向我的阴部,湿湿的,他把我翻侧身,背向他,紧紧的抱着我,手紧紧的握着我的乳房,他用膝盖顶了一下我的脚弯,让我弓着身体,然后,他又把他那大大的阴劲从我的阴道里插了进去,这次一点也没有觉得痛,反而觉得很舒服,胀得满满的,从来没有过的被充满的感觉的。他用力的抽插着了,「啊――――啊――――」,他的每一次抽插都刺激着我的神精未稍,让我一阵抽搐,他把我翻身爬着,他站到床下去,拉过我的脚,我的脚没有了去撑点,只好用力夹着他的腰,他用力一顶,阴劲就进我的最深处,可这让我好累,不一会儿就我的脚就受不住了,他也是满头大汗,他把我翻到了床上,他并没有上床,因为我一直没是闭着眼睛的,我怕看这幕后会害羞。就在我翻过来时,他一下把阴劲塞到了我的嘴里,抱着我的头往下按,塞得我嘴里满满的。阴劲湿湿的,我只睁开眼睛,只见粗粗、长长的阴劲还有一大节在外面,阴劲根处和他的小腹上都长满了长长的毛,有的毛还专进了我的嘴里,我的舌头在里绞了一下,「啊―――――」他很兴奋的叫了出来,「再舔,像刚才一样,用舌头,用力吸」他说:我照他说的做,把他的阴劲放在嘴里,舌头在里面来回的绞动,每绞一下,他的阴劲就会动一下,没有多大一会儿,「啊——————」他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把阴劲往我嘴里用力一送,身子抽搐了一下,一股液体谢进了我的喉咙,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没来得急换气,「咕噜」液体被我吞进了肚子,好大一股腥味。我张嘴就想吐,可没有吐出来,他倒了杯水给我簌了簌口。「味道怎么样」他笑着问。

   我一拳打向他,「你个要死的,害我吃了那个东西」我怒道。他说笑着说道「那可是好东西,」我说,「那你不吃。」这会儿我都忘了我怎么被他搞的。

   自从这次后,我就成了他的女朋友了,经常都星期进城来和张辉一起,而他也每次都能让我满意。一年很快就要结束了,毕业了后我安排进了单位,在家,离张辉所在的城市很远,因为距离的原因,我们很快就分手了。分手后他没有来找我,他说他现在还是个打工仔,要好好的拼事业,希望我去他那里。我抵不过父亲的压力,在姨妈的撮合下,认识了现在老公李华。在结婚前我没有让李华碰过我,因为我认识才几个月就结婚了,结婚后他也没有问过我什么处女之类的事,在结婚当天,他喝了很多酒,我为了不太尴尬,我也喝了点酒,结果他和我做爱时我一点感觉都没有,第二天才发现他那个东西比起张辉的来太小了,一直用惯了张辉的大东西,李华这个东西还真没什么用,时间也不长,几分钟就完事了,所以每次都像是完成任务。这些年我一直压抑着。

   【完】

   18482字节



热映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