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色人妻  »  【那些年我们一起操过的后妈】【下】【作者:sd14514999】【完】

【那些年我们一起操过的后妈】【下】【作者:sd14514999】【完】

添加:2017-12-31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那些年我们一起操过的后妈】【下】【作者:sd14514999】【完】

李大力洗了个澡,呆呆的躺在床上,不时还留恋地闻闻手上残留的后妈身上残留的香味,满脑子都是白花花的大奶子和大屁股。

  正在他沉醉的时候,韩艳梅打开了房门,她已经穿好衣服,换了一件黑色薄薄的套裙,头发在脑后盘了个发髻,肩上挂着透明胸罩肩带,腰部收得很紧,下面裙底只到腿肘上部三、四寸的地方,胸部的地方开了个口儿,双乳白花花的露出一大半,夹出一条深深的诱人乳沟,虽然腰部很紧显得有点赘肉,但更显出成熟女人无比性感的媚态。

  韩艳梅走到床边,转了一圈,散发出迷人的香水味:「妈这一身好看吗?」李大力忍不住又要动手动脚,韩艳梅一把就拍掉了他的魔抓:「妈晚上要出去一下,你自己出去吃点吧!」李大力突然有些急,经不住问道:「韩姨你……」「我知道,等妈晚上回来。」说着亲了下继子的脸颊,带着一阵香风离开了家。

  始终敲了12响,已经过了午夜,韩艳梅还是没有回来。李大力前前后后洗了好几次澡,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这时门外传来了喊声:「力力你赶紧开门,我是你琴姨,你妈喝醉了,赶紧来帮忙。」李大力赶忙开门把人迎了进来。

  来的是后妈的牌搭子琴姨,她穿了一件连体碎花低胸套裙,中年发福的她穿起来紧绷绷的,胸前一对肥硕巨大的奶子露出了大半截,腰部的些许小肚腩被裙子的束腰带勒得很紧,结实肉感的大肥臀把裙子下摆顶起老高,涂着红指甲的脚上穿着一双女式凉鞋。韩艳梅软软的靠在她身上,看来真是没少喝。

  「赶紧把你妈弄床上去。哎呀妈呀,可累死我了。」琴姨把后妈交给了李大力,自顾自进了卫生间。

  李大力赶紧把后妈丢到床上,韩艳梅满脸都是红晕,一身都是酒味,在挣扎中裙子的吊带有些松动,大半个半个白生生的奶子露了出来。李大力正打算好好玩玩后妈的奶,突然他发现后妈的连衣裙里根本没有乳罩的影子。

  『不对啊,出门的时候明明看到韩姨穿着透明吊带的。』李大力仔细地俯下身子查看,韩艳梅的奶子上明显还有好几个吻痕跟牙印,甚至还有一点点瘀青。

  李大力已经猜到了大概,伸手往裙底探去,果然直接摸到了水汪汪的阴户,连内裤都被扒走了,后妈肯定是在外面被人操了。

  「力力,给我拿件你妈的浴袍过来,刚你妈吐我一身。」「知道了,琴姨。」李大力赶忙拿了浴袍过去,只见浴室里伸出一只涂着五颜六色美甲的手,他赶忙将浴巾递了上去。

  过了一会,琴姨出来了,韩艳梅的浴袍穿在她身上明显就小了一号,白花花的奶肉跟肚皮都露了部份在外面,李大力也忍不住偷偷的瞟了两眼。

  「小流氓,是不是又想做了?」

  李大力楞住了:「琴姨你什么意思?我不明白。」「少装了,你妈都跟我说了。姨就喜欢你们这种年纪的小伙子,要不要跟姨先干一炮?」天上掉下来的肥肉不吃白不吃,就算杀头也先把眼前这个骚女人干了。李大力一把抱着丰满肥熟的琴姨,伸进浴袍里揉捏着的大奶子。「是姨的奶子好,还是你妈的奶子好?」琴姨问道,李大力不说话,把头埋在两个乳峰之间,吸吮着熟妇的肉香。

  吃了一会奶,琴姨把他推倒在沙发上:「好心肝儿吃得姨下面全是水儿,快来舔舔姨的大屄。」说着一屁股坐在了李大力脸上。

  李大力啃了几口琴姨肥大的屁股肉后,不顾浓烈的女人尿骚味,一头撞进两腿中间,舌头玩命地来回舔着湿漉漉的阴毛、乱七八糟的阴部,咬着紫红色的大阴唇往外带,然后舌头尖伸进一吸一合的肉穴里面搅动,尿骚味跟淫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更加让他兴奋不已。

  「好心肝儿真会吃啊,都快吃到穴心子了,把舌头也伸进去。」琴姨的大屁股不管不顾的在李大力脸上乱蹭,搞得他满脸都是淫水。

  「姨,我受不了了,让我进去吧?」

  「心肝儿,姨下面也痒得不行了,赶紧来给姨止止痒。」说着,扶住李大力的鸡巴,一屁股坐了上去。大力的鸡巴抽插着琴姨的肉穴,很明显感觉到阴道里面越来越多的黏液像胶水一样的黏黏的填在鸡巴和阴道壁腔阴肉之间。

  房间里充斥着阴囊一回一去地撞击在琴姨屁股上「啪啪啪」的声音、琴姨那既似痛苦又似愉悦的呻吟,以及李大力鼻孔里厚重的呼吸声。李大力头脑里除了性爱的快感外一片空白,渐渐感觉到精关守不住了,全部射在了琴姨的屄里面。

  「哎呀,真没用,这几下就射了。」琴姨站起来,轻蔑的看了李大力一眼,自顾自的开始清理下身:「还全射进去了,还好我已经吃了药了。」李大力也感到很丢人,他主动站起身来,两手胡乱地在琴姨的大奶子上摸来摸去,摸得美妇人「咯咯」直笑。

  「还是第一次,没跟你后妈做过?」琴姨的手再次覆上了已经完全软下去的肉棒,重重的套弄了几下。「琴姨不要弄了,痛死了,今天已经射了三次了。」李大力已经完全感觉不到快感,只是又麻又痛。

  琴姨仍然不管不顾的套着,尖尖的指甲一下一下刺激着通红的龟头:「小伙子哪有不行的,你刚把姨操出点兴头,不把姨操爽了,我可不放过你。」说着蹲下身子,完全不顾鸡巴上残留的淫水,一口含进嘴里,十分粗暴地吮吸起龟头。

  「痛啊……姨,不要咬啊!」李大力双手扶着琴姨的头,试图逃脱下身的束缚,妇人却更加猛烈地将整根鸡巴都吞了进去,李大力都几乎能感觉到龟头触碰喉咙的刺激。琴姨甩着头,好让龟头插得更深,这才吐了出来,口水淅沥哗啦的往下直滴,强烈的刺激使得李大力的鸡巴又一次硬了起来。

  「琴姨你还好吧?没弄痛你吧?」

  感觉到了李大力的变化,琴姨吐出肉棒,满意地在龟头上亲了亲:「这算什么,比你再粗一倍的我都吃过。」琴姨转过身,翘起屁股趴在李大力面前:「看在你第一次的份上,赶紧来帮姨吃吃屄,把姨伺候舒服了,姨让你操屁眼儿。」一边说还一边扭动着肥臀,两腿分得开开的。

  李大力一把掰开她的肥臀,两个小洞一览无遗,完全暴露在他的视线下,发现那里的毛稀疏得很,还很短,应该有刮过。李大力抓住琴姨的脚踝大大分开,稀疏阴毛下的熟屄大阴唇外翻,大大的张着,屄洞里的屄水把大腿根都湿润了。

  李大力抱着琴姨的大屁股,嘴狠狠地吃着她的阴户,屄里的淫水「吸溜吸溜」的被全被他吃进嘴里。

  「琴姨的屄香不香啊?比你后妈的好不?」琴姨的大屁股在李大力脸上抹来抹去,压得他几乎都不能呼吸了。

  「琴姨,你怎么这么多水啊?怎么吃都吃不完。」「嗨,快别提了,今天晚上碰上三个全是中看不中用,几下就射了。」李大力心里感到有些不舒服,嘴上的动作也停下来了。

  「咋了,嫌姨脏啊?放心,都戴着套子呢!没射里面,姨也洗过了。」李大力放弃了继续舔吸,恶作剧般的用手指插进了阴户,「天啊!你的手指甲怎么这么长啊?」琴姨有些吃痛,生气的拍了他一下,不过还是任由他的手指在阴户中反覆抽插。

  「琴姨,我想进去了。」李大力趴在琴姨身上,舔着她的脖子。

  「进就进吧,不把姨操爽了,姨才不放你走呢!」琴姨浪浪的笑着。

  李大力扶着鸡巴贴着小穴磨了半天,楞是找不到穴口,急得琴姨用手狠狠地捏了他两下:「你个杀千刀的还不赶紧给老娘进来,想磨死老娘啊?」李大力惭愧的说:「姨,我进不去。」「笨死了,小杀千刀的。」琴姨用手拉着鸡巴,扶到穴口,「噗哧」一声就插了进去。李大力快速使劲地撞击着琴姨的大肥屁股,感觉琴姨的小穴里面都是黏黏的水儿。

  「心肝儿你操死姨了,用力操,狠狠地操,让姨看看你多有本事。」琴姨的浪劲儿也起来了,屁股像装了马达似的胡乱地扭着:「用力操啊,操死姨,操得好,姨认你做乾儿子。」李大力顿时感觉到琴姨的下身越来越紧,一下一下的咬着他的龟头:「琴姨你别扭了,再扭我可就出来了。」琴姨赶忙把鸡巴放出来,转头又唆了两口:「来,操姨的屁眼,屁眼儿比屄还舒服呢!」李大力低下头看看了琴姨的屁眼,小小的黑乎乎的一个洞,边上长着稀疏的几根黑毛,内里的肉有些发黑的外翻着,他有些犹豫:「琴姨,这怎么进啊?」「叫你进就进,进了一回,保你想进第二回。」李大力狠狠心,扶着鸡巴用力往里顶,只感到龟头强烈的疼痛,进去一小截就再也进不去了,「姨,进不去啊!」李大力说。

  琴姨明显不是第一回操屁眼儿了,两腿分得开开的,用力地向后顶,屁股狂乱地扭着,扭了几下整根鸡巴真的整根都扭进去了。李大力只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琴姨下身的括约肌疯狂地挤压着鸡巴。习惯了之后,他用力抱着琴姨丰满的腰肢,快速抽插起来,只感觉琴姨的屁眼十分紧凑,不时还流出些黄水儿。

  「啊……好儿子,操得好,都要操到姨的肠子了……以后就给姨当儿子,姨天天给你操……」「姨,我好舒服,舒服死我了!」琴姨更加疯狂地扭动大肥屁股,只见李大力猛地使劲一顶,双手抱着她粗壮的腰,整个身体紧紧地贴着她,大鸡巴一跳一跳的在她的屁眼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琴姨也双眼一翻,被滚烫的精液浇得屁眼一阵痉挛,全身抽搐倒在了地上。

  李大力深呼吸了几下,琴姨被插得一片狼藉,阴户跟屁眼都在流着白水,精液正缓缓地从屁眼里流出来。

  「好儿子,真舒服死姨了!让姨再来给你舔舔,给姨的浪屄也吃一口。」说着又要来吃李大力的鸡巴。李大力这时已经是头晕目眩,鸡巴一阵火辣辣的痛,哪还敢再来啊!忙护住了鸡巴:「姨,我真的实在不行了,鸡巴都痛死了。」琴姨立马有些不悦:「怎么着,看不上姨了啊?想去操你后妈啊?」「不是,实在是已经射了好几回了。」琴姨不管不顾的又握住了李大力的鸡巴:「姨才不管,反正你今儿不把老娘操爽了才不放你走。鸡巴这不是还硬着呢吗,今儿这根鸡巴就归我了。浴室里地方太小,去你屋里操。」说着,拉着李大力的鸡巴把他拉进了屋。

  那一晚对李大力来说完全就是噩梦,琴姨拉着他疯狂地做爱,每次当他射精之后,琴姨总是用她灵活的舌头让他重振雄风,到后来李大力已经完全没力了,只是任由琴姨骑在身上,最后已经什么都射不出来了,琴姨才放过他。

  第二天起来,李大力只感到鸡巴又红又肿,不得已只好告诉后妈韩艳梅,韩艳梅气得火冒三丈,立马就跑去跟琴姨算帐。等回来才想起带李大力去医院,一路上还「骚婊子」、「贱货」的骂个不停。

  李大力的鸡巴擦了一个礼拜的药膏才消肿,这是后话。

  李大力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炸药包,稍微晃晃就要爆炸了。

  跟琴姨发生了关系之后,食髓知味的少年彻底沉迷于性爱的快感。可是自从那天开始,后妈对他总是冷冰冰的,每天只是给他做好饭就离开家门或者关上房门,不怎么跟他说话。

  有一次,李大力壮起胆子,趁着韩艳梅洗碗的时候,从后面一把抓住韩艳梅的大奶子狠命地揉搓,下身的肉棒没头没脑地隔着衣物在韩艳梅的屁股乱顶,料想韩艳梅会跟小说里一样几下就淫水直流,任他鱼肉,没想到韩艳梅转身就是一个巴掌打了上来,直接就把他打傻了。

  「你鸡巴瞎摸什么?」后妈一指头点在他的脑门上,李大力厚着脸皮一把就将韩艳梅搂进怀里,狠命地摸了几把她的屁股,隔着丝袜还是又软绵又弹手,手感真是没得说。

  「啪!」的一声,又是狠狠一巴掌,李大力的头都有点昏了:「韩姨,求求你给我一次吧,我憋得难受死了。」李大力这次不敢胡来了,拉着韩艳梅的手,可怜兮兮的哀求。

  韩艳梅一把甩开了他的手:「告诉你,以后对我放尊重点,该说的说,不该说的给我憋到肚子里,不然等你爸爸回来了,我就告诉你爸爸你强肏我!」李大力脑子有点乱,本来还打算用后妈跟猴子的奸情来要胁一下,没想到反倒被她将了一军。说完,韩艳梅碗也不洗了,拎着小包又出门了。

  李大力想了半天,怎么样才能上后妈的床呢?后来他决定用强的……那天晚上,李大力一直等到凌晨2点,估计后妈已经睡熟了,于是壮起胆子偷偷溜到爸妈的房间,轻轻拉了拉门把手:「操,竟然锁上了。」没关系,李大力的计划很周密,他从自己房间的窗户翻到了爸妈房间的阳台。

  『YES,阳台门没锁。』李大力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狂跳,轻手轻脚的摸到了后妈的床边,轻轻撩开后妈身上的毛巾被。

  韩艳梅只穿了一件普通的短袖睡裙,贪凉没有戴乳罩,两颗尖尖的乳头隔着睡裙傲然挺立在硕大的双峰上。李大力哪里还忍得住,一口就叼住一个,手抚上另一边的奶子。

  强烈的慾望让他有些没轻没重,韩艳梅吃痛悠悠醒转过来,看见李大力的动作,突然一脚就把李大力踹到地上。这一下可不轻,摔得李大力七荤八素的,膝盖还磕到了衣柜角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韩艳梅整了整衣物,站起身,又是一脚踹在了李大力胸口上:「我已经警告过你不要乱来了!」李大力忍着痛,两手抓着韩艳梅的脚丫子,嬉皮笑脸的说:「韩姨放心,我不会胡说的,你不是答应过要给我的吗?」他一开口,韩艳梅更加生气了,又是几脚狠狠地踹在李大力身上:「你不是很能耐吗,还找我干什么?去找李秀琴那个骚货啊!」说着猛地一脚踩在李大力的小弟弟上,李大力顿时猛吸一口凉气,痛到了极致可是又不敢叫出声来,赶紧爬起来又从阳台上翻了回去。

  回房后,李大力仔细地检查了下,小弟弟软软的垂着头,周围一片通红,总算还没有出血,只是麻麻的痛。他用力撸了几下,总算小弟弟还能用,这才安心的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李大力主动去买了早饭,两个人十分默契地吃着早饭,彷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李大力很烦恼,真的很烦恼。

  自从嚐过女人的滋味后,对自撸真的已经不再感兴趣。经过那天晚上惨痛的教训,他完全放弃了硬来的方法,决定先软化敌人,让敌人麻痹大意,自己再趁虚而入。

  打那开始,李大力开始每天都主动跟后妈套近乎,偶尔帮后妈干点家务,两个人也能一起看看电视、一起去超市买买东西,后妈对他也是跟以前一样有说有笑了。

  那一天晚上,韩艳梅在客厅看韩剧,她穿了一件黑色的吊带睡裙,大片白肉都露在外面。李大力觉得时机差不多成熟了,他一屁股坐在韩艳梅边上,掏出手机玩了起来。韩艳梅瞥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两个人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玩手机,相安无事。

  李大力看后妈没赶他走,心里想,这下有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韩艳梅聊着社区里最近的一些事情,一边把手偷偷的放在裤腿边,手背慢慢地蹭着韩艳梅的大腿肉,软绵绵滑滑溜溜的。不得不说韩艳梅保养得不错,41岁的女人,腿部还没有明显的赘肉,指节滑过完全只是感到滑腻,就像抹了一层油似的。

  韩艳梅没什么反应,还是自顾自地看着电视。

  『YES,胜利的第一步已经迈出去了。』李大力壮起胆子,假装打了个哈欠,又坐得近了些:「韩姨,最近店里的生意怎么样啊?」韩艳梅顿时打开话匣子,开始跟他讲店里面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李大力假装认真的听着,屁股又往韩艳梅那边挪了挪,隐僻的闻着韩艳梅身上的香气。

  「最近进货比较多,你有时候放了学也到店里来帮帮忙,就算你来打工,妈给你加零花钱。」「行啊,韩姨,我也想找机会锻炼锻炼呢!」李大力装着打了个哈欠,手肘不动声色的滑过韩艳梅的胸前,隔着裙子碰了下韩艳梅的奶子,今天后妈好像戴了奶罩,李大力暗道可惜。韩艳梅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欠了欠身子坐开了些。

  李大力暗想:『还是没赶我走,有戏。』这次直接慢慢地调整身体的角度,整个人摊在了沙发上,右手趁机从沙发后面遥遥搂着韩艳梅的脖子。韩艳梅撇了他一眼,还是没说什么。

  『挑逗你三次都没反抗,今天我吃定你了。』李大力顿时大受鼓舞,风驰电掣般一把搂住了韩艳梅的腰肢,摸了下腰间的软肉。到底不是小姑娘了,韩艳梅的腰间肉鼓鼓的,摸着滑溜溜的、软绵绵的。

  正当他转过头打算一亲芳泽,「啪!」的一声,又是一个巴掌:「小畜生得寸进尺是不是?老娘今天非把你的祸根给你消了。」说着站起身来,拿起脚下的高跟脱下,狠狠地敲了敲李大力的脑袋,李大力转身就闪跑回了房间,到底还是慢了两步,脑袋已经被狠狠地敲了几下。

  『总算还是摸了两把,没吃亏。』李大力安慰了自己一会,十分满意的去睡了。

  第二天早上,李大力又主动去买了早饭,两个人依然十分默契的吃着早饭,彷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李大力最近很苦闷,真的很苦闷。

  后妈似乎已经找到了对付自己的法子,平时两人都是有说有笑的,但是一当李大力有任何不轨行为,后妈总是能第一时间摸出各种凶器,或者直接大耳瓜子伺候,打得李大力叫苦连天。吃了几次亏之后,李大力终于老实了。

  他试图上常去的黄色论坛上寻求众狼友的帮助,狼友们的热情倒是很高涨,可是主意是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趁着后妈睡着把她绑起来强肏,奸过了就老实了。」李大力可不敢,万一她叫起来,邻居听到了怎么办?就算不叫,李大力也怕后妈事后报警或者真的去告诉爸爸。这条:PASS。

  「给后妈下点药,安眠药或者春药什么的。」主意倒是很好,可是去哪儿找药呢?家里可没人有吃安眠药的习惯,春药什么的李大力可不敢出去买。这条也PASS。

  「雇佣流氓把后妈强肏了,然后拍照片要胁他。」我自己都碰不到,凭什么让流氓先享受啊?果断:PASS。

  李大力在论坛上逛了两天,没有得到任何帮助,他发的帖子到最后已经歪到猜皇马跟巴萨谁拿欧冠冠军了,李大力已经对这个不靠谱的论坛彻底绝望了……关掉电脑,李大力决定出去转转,看看街上衣着暴露的女人也是很嗨皮的,那诱人的黑丝,那性感的吊带裙,那迷人的乳沟……「操,吊带黑丝什么的家里也有啊,还用出去看吗?早怎么没想到。」李大力暗骂自己傻逼,冲进隔壁房间打开衣柜开始仔细地搜索。

  由于自己本身就是做女装生意的,韩艳梅的衣服一向都是十分新潮,完全不是她这种年纪应该穿的,李刚又是个闷葫芦,不主动埋怨他,她也就自顾自的衣服常换常新。

  李刚打开了床头柜的橱子,被里面花花绿绿的内衣裤给闪花了眼,随手抓出一条黑色蕾丝的内裤把玩了一会,感觉只有淡淡的肥皂味,又小心翼翼地叠好塞了回去。

  李大力又直奔卫生间,终于被他在一个篮子里找到了宝贝。韩艳梅昨天晚上又打麻将到后半夜,换下来的衣服没来及洗就扔在了卫生间里,这下可便宜了李大力。他仔细地翻了翻,翻出一间黑色吊带衫,一个紫色的文胸跟配套的内裤。

  李大力胡乱地将罩杯送到脸上深深一闻,轻轻的舔了舔,彷佛继母的巨乳就在他面前。

  继母的体香疯狂地刺激着他,鸡巴继续膨胀着,然后他像是揉泥巴一样疯狂蹂躏着那不听话的鸡巴,把内裤蒙在脑袋上,浓烈的骚臭混合着香水味,鸡巴越揉越狠,很快就一阵抽搐,浓浓的精液一滴不留的射到巨大的罩杯里。

  之后,他陆陆续续又手淫了两次,几乎都装了半杯,才放过继母的内衣。他小心翼翼地用纸巾把残留的精液擦去,还喷了一点空气清新剂,自以为弥补得天衣无缝。但是让他绝望的是,韩艳梅晚上洗衣服的时候还是发现了这件事,拿着晾衣服的杆子狠狠地抽了他的屁股,直到他跪着认错,发誓再也不玩她的内衣才放过他。

  第二天早上,李大力再次主动去买了早饭,两人还是十分默契的吃着早饭,彷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经过多次反覆的实验,得到了惨痛的教训之后,李大力终于得出结论:韩艳梅软硬不吃就是不上他的当。但是活人总不能让尿给憋死,于是他又动起了歪心思,这次他的主意打到了夺去他处男身子的李秀琴身上。虽然那晚自己被这成熟的妇人吃得死死的,压在身下坐了一夜,但是精虫已经都要从脑袋上溢出来的少年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说干就干,李大力开始制定作战计划,他首先决定去琴姨家找她。

  琴姨的老公跟李大力的爸爸李刚一样,也是厂里的工头,常常在工地上一待就是个把月,她自己则在厂子里的工会上班,每天也就是跟一帮老娘们喝茶、看报、吹牛、聊天。由于她时常来家里叫后妈韩艳梅去打麻将,李大力对她也算是比较熟悉。

  李大力等到礼拜六的晚上,韩艳梅吃完晚饭早早的出来门说要去做头发,李大力满心欢喜的目送后妈离开。看着韩艳梅走远,李大力兴冲冲的跑到琴姨家楼下转了三圈,没有发现什么危险人物,于是装起胆子跑上门,按了门铃,可等了半天还是没有人来开门。

  『看来琴姨今天不在啊,是不是打麻将去了?』于是他又跑到社区里的棋牌室找了几圈,发现棋牌室里都是些六、七十岁的大爷大妈,琴姨又不在这里。

  从棋牌室出来,韩艳梅突然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晚上在别人家里打麻将,让李大力自己锁门早点睡觉,『天助我也,今天我就来个守株待兔。』他心想。

  不得不说,李大力有一股乡下孩子的楞劲,说了今天要操琴姨的屄就一定要操琴姨的屄。他毅然决然的躲在琴姨家楼下的绿化带里,猫着身子观察路过的每一个人,看看有没有琴姨的踪迹。『窝勒个去这么多蚊子,娘的,为了能操到琴姨的屄,出出血我也认了。』执着的李大力开始了他艰苦卓绝的守候工作。

  时光流转,日月如梭,李大力已经在琴姨家楼下等了三个小时。透过一楼的窗子,他已经跟一楼一家人一起看了新闻联播、黄金剧场跟体育世界。眼瞅着就要播午夜剧场了,终于远远的开过来一辆黑色轿车停在琴姨家的楼下,李大力顿时来了精神,猫在树后面远远儿看着。

  车子后座下来一对男女,女的果然是琴姨。琴姨今天穿一件黑色无袖长连衣裙,露出两条光滑白嫩的手臂;那男的李大力不认识,不过看着年纪不大。那男的手臂还搂着琴姨的腰,脸也贴着琴姨的脸颊,好像在琴姨的耳边说着什么。琴姨任由那男的搂着好像也不生气,用屁股轻轻撞了他一下,又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那男的才放开琴姨又钻回车里扬长而去,琴姨目送车走远才转身进了楼。

  突然,一个黑影冲了出来,一只手按住琴姨的嘴儿,另外一只手顺着腰肢把她紧紧搂在怀里。琴姨吓了一跳,刚想呼救,身后那人在他耳边轻轻的说:「琴姨,别喊,是我。」黑影当然就是李大力啦!琴姨听到李大力的声音,总算安了心,转身用手在李大力的大腿内侧狠狠地拧了一下,痛得李大力龇牙咧嘴又不敢喊出声来。

  「你这倒楣孩子,想吓死琴姨啊?」

  李大力没脸没皮的搂着琴姨香喷喷的身子,嘴在琴姨的脸上亲来亲去:「琴姨,可想死我了,我等你好久了。」琴姨笑咪咪的任由李大力轻薄:「小鬼你想干什么啊?」「当然是干你了。」李大力的手已经环上了琴姨的屁股,隔着裙子捏着软软的屁股肉。

  「你不怕你后妈回去收拾你啊?」

  突然提到后妈,李大力心里一激灵,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感觉到李大力的动作,琴姨扭了两下脱出李大力的怀抱:「胆小鬼,赶紧回去睡觉,不然你后妈回去不把你屁股打烂咯!」说着转身,扭转屁股上了楼,高跟鞋「踢踢踏踏」的说不出的好听。

  李大力陷入了痛苦的抉择:是现在舒服舒服再回去挨揍,还是老老实实回家逃过那顿揍。他看着琴姨上了楼梯,藉着路灯昏暗的灯光,他贪婪地欣赏着琴姨丰满的双腿、晶莹透白的小腿肚子。

  琴姨走了几步,回头看看李大力还傻头傻脑的站在原地,魅惑的笑了笑,突然她两手握住裙子,一下把裙摆撩了起来,整个大白屁股都暴露在空气中,还风骚的摇了摇。

  「窝勒个擦,这骚货竟然没穿内裤。」李大力哪顶得住这种勾引啊!「死就死吧,先替天行道先把这骚货收拾了再说。」说着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一把搂住了琴姨一同乱摸,摸得她娇声「咯咯」乱笑。两个人一路上亲嘴、摸奶子的及其肉麻,短短的三层楼愣是走了十分钟。

  「死小鬼你先放开,让姨开了门进去再收拾你。」琴姨的裙子连衣裙像团破布一样已经被李大力拉在腰间,一对大奶子挺立着,这骚货连奶罩都没戴。

  好不容易把李大力推开,琴姨整了整衣服,从坤包摸出钥匙,正打算开门,楼道里灯光昏暗不怎么看得清楚,琴姨猫着身子找钥匙孔,大屁股自然又撅了起来,李大力哪里还忍得住,一下扒下自己的裤子,挺着鸡巴就插了进去。

  「啊……」琴姨不自觉的叫出声来,李大力一手赶忙捂住她的嘴儿,一手兜着琴姨的腰,自顾自的抽插起来。这可把琴姨给急坏了,万一来个人还要不要活了?赶忙拿着钥匙打算开门先进去再说。可身后的李大力不管不顾,越插越快,一下一下撞击着琴姨的大屁股,害得她拿着钥匙怎么也插不进钥匙孔。

  要说琴姨到底是经过见过的熟女,看李大力这样子是制不住他了,念头一转便双手扶着门框,两腿收紧,打算给李大力先夹出来。李大力只感觉琴姨的阴户越来越紧,里面的肉芽把龟头紧紧地包裹着,淫水顺着大腿溜溜的往下流,刹时间感觉就要射出来,忙缓了缓,打算拔出来歇歇。

  琴姨却不打算放过他,屁股用力向后坐了坐,自己套了起来,下身的吸力越来越强,右手从身下一把抓住李大力的睾丸用力揉了起来。李大力哪吃得住这一招,顿时就要射了。

  琴姨感到李大力的鸡巴越来越烫,一阵阵的抖动,知道他要出来了,赶忙起身掉头,一把抓住肉棒塞进嘴里狠狠地叼了几口,李大力把琴姨的嘴儿当成阴户狠狠插了几下,忍不出全部射在了琴姨的嘴里,琴姨慢慢地吞了一会儿才把精液全部吃下去。

  「死小鬼,让你胡来,让你胡来……」说着握住鸡巴狠狠捏了几下,痛得李大力龇牙咧嘴。

  说话间,琴姨终于把门打开了,牵着李大力的鸡巴,一把就将李大力牵了进屋去。李大力顺手关上门儿,一把将琴姨推到沙发上,让琴姨扶着沙发撅起大屁股,扶着肉棒又要进去,可是刚刚射过,鸡巴还不够硬,插了几次都插不进去。

  李大力还在那里找着洞,可把琴姨给浪坏了,淫水止不住的流着,一把拉着李大力的鸡巴用力地套了起来。李大力摸了摸琴姨的奶肉:「琴姨,用你的奶子给我夹夹,夹夹就硬了。」琴姨白了他一眼,还是转身扶着奶子给李大力做起了乳交,时不时还往龟头上吐几口口水。

  被软软的奶肉一夹,李大力的鸡巴还真跟吹气球似的胀了起来,琴姨满意的亲了亲龟头,转身趴在沙发上,两手把阴唇扒得开开的:「快,快进来……」李大力顺势趴在琴姨光滑的背上,闻到她脸上化妆品的香味,在她的脸上乱亲乱舔,鸡巴在琴姨的臀沟里不停地磨,一下就顶到了琴姨的屁眼。琴姨浪笑着说:「小畜生,又想肏我的屁眼啊?」说着用手扶着鸡巴插进了阴户。

  琴姨的阴户已经是淫水潺潺,李大力毫不费力的就捅了进去,轻轻动了几下调整好姿势,俯下身子用双手托着琴姨又白又圆的大奶子狠狠揉了几下,感觉很有份量,暗红色的乳头也已经变硬了,用手指拨弄一下,马上就像弹簧一样弹了回来。

  下身的琴姨主动摇摆起了屁股,配合着李大力的抽插,屄里的水越流越多,顺着她的大腿根直往下流。李大力越插越快速,把琴姨操得口水直流,胡乱地摇摆着屁股:「大骚儿子,你要把姨给操翻了,以后就给姨来当乾儿子,姨天天给你舒服……」李大力已经感觉又要射了,闷头不敢说话,肉棒不停地抽插着琴姨的阴户,把紫黑色的阴唇都操得向外翻起,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阴囊打在琴姨的屁股上「啪啪」直响……只见琴姨浑身轻轻颤抖,嘴内含糊不清地呻吟着,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粗气,脸上的肉也随着紧一下,彷佛痛苦又彷佛舒适。

  李大力只感觉到琴姨的阴道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龟头含住一样,一股股淫水随着阴茎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地上。

  「嗯……啊……好儿子,妈不行了……操妈,狠狠地操,妈妈要来了……」琴姨猛地反手抓住了李大力的屁股,李大力越抽越快,只感到琴姨的屄也越来越紧,就像要喷火一般。突然下面一股激流冲射出来,琴姨泄身了,滚烫的阴精浇在龟头上,让毫无准备的李大力刺激得一下子射了出来,全部射进琴姨的阴户。

  泄身的琴姨如烂泥一般瘫在沙发上,胸口一起一伏的,大口大口地吐着气。

  李大力的鸡巴也一抖一抖的,下面的筋似乎痉挛起来,让他一下子受不了,整个人瘫了下去,两具肉体紧紧压在一起,大口大口的喘气。

  琴姨像个小姑娘的一样,把头埋在李大力胸口,轻轻抚弄着李大力的乳头:

  「好儿子,真是妈的好儿子,把妈都操得昏过去了……」李大力也感到很有成就感,两个人搂在一起亲嘴儿、摸奶儿,说着情话。

  说了会儿话,琴姨起身去洗澡。李大力在沙发上躺了会儿,也抓了卷卫生纸把自己擦乾净,抬头看看表,已经11点多了,赶忙穿上了衣服:「琴姨,已经晚了,我就先回去了啊!」正准备走,卫生间的门开了,「你这就要走了吗?」琴姨缓缓走了出来,李大力的眼睛又直了。

  琴姨穿了一身红色的情趣内衣,上身半罩杯的乳罩,却在两边的乳头处都开了缝儿,紫红色的乳头直挺挺的挺立着;下身穿了件半透明的丁字裤,阴毛都裸露在外面,红红的大阴唇外翻着,细细的带子陷在中间,说不出的淫荡。

  少年的理智瞬间被击得粉碎,一把将琴姨抱起来扔进了卧室,一脚关上了房门,屋内只传来琴姨的浪笑声跟少年粗重的呼吸声。那天晚上,琴姨又要了李大力四次,才放软脚虾般的李大力离开,那时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李大力心惊胆战的回到家,打开门找了一圈,万幸韩艳梅还没回来,赶紧胡乱洗了洗回去房间。刚躺上床就听见钥匙插门的声音,韩艳梅回来了,李大力赶忙装作熟睡还打了几个呼。韩艳梅进入他屋看了看,转头关门自顾自去洗澡了,李大力带着满足的笑容沉沉地睡去了。

  自从那天开始,李大力就成了琴姨家的常客。每当晚上后妈韩艳梅出门,两人就开始幽会,有时在李大力的家,有时在琴姨的家,甚至有时韩艳梅在家的时候,两人就在楼底的车库里打野战。

  年轻力壮的少年跟虎狼之年的熟妇一拍即合,打得火热。李大力在琴姨的调教下,持久能力可以说是突飞猛进,时不时也能把琴姨操得高潮迭起,但总得来说还是负多胜少,大多数时候都是扶墙回家的结果。

  时间不知不觉过得飞快,期末考试结束后,紧接着到来的就是欢乐的暑假。

  期末考试期间李大力都被韩艳梅关在家里复习准备考试,已经素了好些时间了,好不容易盼来了久违的自由。

  那天晚上,李大力早早的吃完了饭,偷偷摸摸的溜到阳台,给琴姨打起了电话。等了好许时间,终于琴姨听电话了,「喂,亲,找美女干什么啊?」琴姨的声音娇娇嗲嗲的,听得李大力一阵儿肝儿颤:「嘿嘿,找美女当然是有好事了。

  琴姨,我想死你了,今天晚上可不可以……」

  电话那头的琴姨「咯咯」笑了起来:「你个死人一个礼拜都没找人家了,今天想干人家就得干啊?美死你!人家已经另外找了个小情人了,正干着呢!」李大力一头瀑布汗,赶忙装起了可怜:「琴姨你就别耍我了,我这不是期末考试被我后妈关家里了吗,我可是天天想着你呢!」「好吧,看你可怜巴巴的,今天就给你解解馋。赶紧过来吧!呵呵……」李大力乐得腿都打飘了,跟韩艳梅说了声去同学家玩儿,三步并作两步奔向琴姨家,没想到却在社区里碰到了琴姨的儿子虎子。虎子比李大力小一岁,长得高高瘦瘦风吹就倒的竹竿样儿,在学校里没少被小流氓欺负,两个人算是同病相怜,关系也算不错。

  「大力哥,这是去哪儿玩啊?」虎子主动跟李大力打了个招呼。

  李大力心里想着:『这傻小子,老子可是正给你当便宜爹去。』脸上还是堆着笑假客气:「这不是放假了吗,去找我哥们儿家打台球去,要不咱一起?」「我可不会打台球。大力哥,我去网吧上网了,下次来我家玩儿啊!」说完骑着单车一阵儿风儿似的走了。

  「嘿嘿,我现在就是去你家玩儿呢!」看见虎子走远了,李大力火急火燎赶忙冲到琴姨家,门一开就一把抱住了琴姨,胡乱亲摸起来,恨不得就在门口把琴姨给强肏了。琴姨不但没反抗,反而将小嘴凑上前,让李大力贪婪的吻了个够。

  两个人正吻得热火朝天,突然楼道里传来高跟鞋「咯咯」的声音,有人上楼来了。吓得李大力一阵哆嗦,还是琴姨一把将他拉进了屋了,弯着脚关上了门。

  李大力正打算扑上去好好亲亲美人儿,被琴姨一个爆栗:「你身上都臭了还想碰我,赶紧先去洗洗。」李大力本来还打算让琴姨一起鸳鸯浴,琴姨却弯身拿起了脚下的凉鞋,顿时老实的进浴室胡乱地冲了冲。

  擦乾了身体,光溜溜的李大力冲进琴姨的房间,琴姨正在电脑前劈劈啪啪打着字聊得开心,李大力顺势坐到了琴姨身边,把琴姨一把抱到了腿上。琴姨穿了一件黑色的真丝睡裙,领口开的很低,李大力毫不费顺着领口伸进去摸着琴姨的大奶子。琴姨任由李大力玩弄,只是嗲嗲的娇笑着,自顾自的聊着天。

  琴姨的QQ不停地「嘀嘀嘀」的响着,十指飞快的在键盘上舞动,同时跟几个人聊着天,李大力好奇的看了一眼:

  「骚妈妈,乖儿子都硬了一天了,晚上有没有空啊?」「今天不行,今天妈妈要陪亲儿子。我们找个地方出来坐坐,让妈好好疼疼你。」……「漂亮阿姨,又想操你的大屄了,什么时候再玩儿一次?」「你个坏人,上次把人家的小穴都操肿了,人家才不理你。」……「老婆,今天有没有想老公的大鸡鸡啊?」「有啊,我今天一直在想,下面的水怎么也止不住,内裤都湿了,老公你得给人家买新的。」……李大力的心里顿时有些五味陈杂,感觉好像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了一般,有些吃味的用力捏了捏琴姨的乳头。琴姨似乎感觉到了李大力的不悦,左手从胯下直接摸上了李大力的肉棒套弄了起来。

  「怎么了,吃醋了啊?」琴姨在李大力的耳边轻轻的吹着气,麻酥酥的,李大力的肉棒像吹气似的胀了起来,直直的顶着琴姨的阴户。「没有。」李大力赌气似的把脸埋在琴姨的怀里,叼着乳头吃了起来。

  琴姨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用手扶起李大力的头,红艳的双唇对着李大力的嘴一口吻了上去,主动将舌尖探进了他的唇间,两人的舌尖激情地交缠着,贪婪地吸吮着对方的爱液。良久,两人唇分,琴姨的嘴角还挂着丝丝的唾液。

  一个销魂的吻,把李大力的那点儿小心思彻底吻得烟消云散,下身的肉棒突突的颤抖着,顶着琴姨穿着黑色丝袜的光滑大腿。「琴姨,我们做爱吧,我想要你。」说着,埋身在琴姨的脖子上舔舐起来,贪婪地嗅着成熟女人独特的香气。

  「好儿子不要急嘛,妈今天好好的伺候你。」琴姨轻轻的推开大力,起身坐在了桌子上,蹬掉了两脚的高跟凉鞋,两条丰满修长的玉腿抬起来架在了李大力的肩膀上,嫩白细腻的小脚,在黑丝袜的包裹下十分诱人。李大力忍不住一把抓住把琴姨的右脚,从脚趾上逐一舔了过去,一直舔到了脚跟,转上来又把脚背舔了个遍,直舔得琴姨花枝乱颤,「咯咯」直笑。薄薄的丝袜被口水打湿,变得黏黏的。

  「妈妈的脚香不香?」琴姨的左脚顺着李大力的大腿伸到了他胯下,脚尖直接在他的龟头上轻轻的点了点,又轻轻踩着他的阴囊,还时不时用两个脚趾夹一夹嫩肉,刺激得李大力直喘粗气,放开琴姨的右脚掌摊在椅子上。

  琴姨顺势用两只小脚夹住了肉棒,脚掌交互着上下搓弄起来,口中还「哼哼叽叽」淫浪的叫着:「啊……儿子大鸡巴好烫啊……快射给妈妈……妈妈要儿子的大鸡巴……」黑丝滑腻的触感使得李大力很快一泄如注,全部射在了琴姨的丝脚上。

  李大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琴姨抽了点纸巾帮他清理了下身,起身离开了房间。李大力看琴姨不在,挪过了肩膀看起来琴姨的QQ。

  琴姨的QQ上分成三栏,第一栏是「炮友」,里面有十来个人,头像都跳动着,对琴姨发着肉麻淫荡的话,李大力鄙视的无视了。第二栏是「儿子们」,里面有着三十几个人,李大力仔细地看了看,大多都是些十几岁的男学生,同样无视。第三栏是「姐妹们」,里面也有着十来个人,头像统统都是露屁股、露奶子的熟女,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人。琴姨只有一个二百人的QQ群,群内飞快的刷着屏,都是些淫词浪语跟黄色图片。

  「死小鬼,偷看什么呢?」琴姨进来了,李大力赶忙起身。琴姨已经脱下睡衣跟黑丝袜,全身只穿了一条小小的黑色情趣开裆内裤,李大力最喜欢这一件,赶忙扑了过去。琴姨笑着闪了一下,从床头柜拿出了一个半遮的面罩:「拿去戴好。」李大力不知道琴姨要干什么,还是乖乖的戴了上去。

  琴姨走到电脑前,戴上了耳麦,清了清嗓子点开了QQ视频:「今天跟大家说好的给大家秀一场,下面就由我跟我的小情人给大家献上激情表演。」说着一把拉过李大力按在椅子上,把摄像头对准了,蹲下身来一口叼住了李大力的鸡巴开始了口交。

  灵巧的小舌头探出来,在龟头上一圈一圈的舔着,时不时还舔舔阴囊,比平时更加狂暴。李大力看到QQ群飞快的刷着屏,赶紧转过头去不让摄像头拍到自己的脸,感觉自己就像个玩物一般,心里怎么想怎么不是滋味。

  不过就算心里怎么不舒服,下身还是传来强烈的快感。琴姨已经把肉棒含进嘴里做起了深喉,头部快速的耸动着,李大力感觉肉棒几乎已经顶到了食道,龟头火辣辣的。吞吐了一会,琴姨吐出肉棒,伸出右手握住上上下下地套弄着,龟头处已经冒出一丝丝的水儿,黏黏的滴了下来。

  这时,琴姨俯下身来跪在李大力前面,用两只沉甸甸的大奶子夹住了肉棒,把那朝天耸立的肉棒放进了深深的乳沟中间,然后朝龟头上吐了几口口水,双手抓住自己的双乳往中间挤压着,把肉棒紧紧地夹住,上半身开始有规律地上下耸动,深而紧的乳沟摩擦着肉棒套弄着。

  李大力忍不住叫出声来,琴姨感觉到李大力的肉棒越来越烫、越来越硬,知道他快要到了,于是空出一只手扶着耳麦:「宝贝们,小情人已经要射出来了,你们说让小情人射在哪里好呢?」李大力哪里还管得了这些,用手抓着琴姨的奶子紧紧夹着龟头,把乳沟当成阴道疯狂地抽插,涨得通红的龟头在雪白的奶肉中时引时现。「嗯……啊……好儿子……来,射到妈脸上……给妈美美容……」在琴姨的淫声浪语中,李大力又一次狂泄而出,精液一股股全喷在了琴姨的脸上。

  琴姨一口叼住了龟头,帮李大力舔乾净残留的精液,然后不顾脸上的精液又起身聊起天来。李大力感觉很不是滋味,起身离开房间,穿上衣服离开了琴姨的家,而琴姨也没有起身阻拦他。

  字节数:29960

  【完】



热映视频